24 三月 2017 一文讀懂五大未解“黃金謎題”
黃金頭條

  作為無息資產,否應配置黃金資產長期以來在投資者爭奪。股神巴菲特認為,黃金基本等同廢鐵;達里奧卻認為黃金是每一個人必須配置的資產。

黃金作為一個獨特的資產類別,如果要把黃金作為投資組合的核心風險管理工具, ETF Securities分析師Maxwell Gold認為,我們必須先理清這五個最容易被誤解的“黃金謎題”。

迷思#1:黃金是大宗商品還是貨幣?

與其說黃金是金融資產,更像是一種稀有的實物資產,所以人們通常將黃金視為一種大宗商品,黃金交易也更像是大宗商品貿易,講究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由於黃金曾一度作為一種貨幣中介和儲存手段被各國廣泛使用,時間跨度達幾個世紀之久。所以這種迷思和成見才會如此根深蒂固。

如圖一所示,黃金的風險/回報率和貴金屬及商品陣營相比更接近於貨幣陣營。 另外,在G10貨幣中,黃金與7種貨幣相關度最高。 而銀、鉑和鈀則表現出與傳統風險調整後的商品表現相似的特徵。

如圖一所示,黃金的風險/回報率和貴金屬及商品陣營相比更接近於貨幣陣營。另外,在G10貨幣中,黃金與7種貨幣相關度最高。而銀、鉑和鈀則表現出與傳統風險調整後的商品表現相似的特徵。

迷思#2:利率上升金價下降?

利率上升對金價的影響尚不明確。因為在過去40年裡,美聯儲總共經歷了10次重大的利率緊縮週期,但金價卻有漲有跌,說明金價和利率之間沒有很強的相關性。

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四個和今天的利率環境相似的時期,這四個時期的利率在加息前都處於一個相對較低的水平。

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四個和今天的利率環境相似的時期,這四個時期的利率在加息前都處於一個相對較低的水平。

1976年、1986年和2004年,黃金價格分別上漲了22%,25%和11%。1994年,加息僅一年,價格就下跌了2.6%。總體而言,除1994年黃金的實際利率上漲3%以外,其他年份都普遍維持平穩甚至是負增長。

這說明實際利率與黃金之間存在負相關關係。在評估不同的實際利率時期中,實際利率和其他金屬之間的負相關關係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來。如圖2所示,當美國的實際利率為負值時,貴金屬的表現往往較好。實際利率越低(-2%以下),黃金(+4.0%)和白銀(+4.4%)的漲幅就越大。因為利率一旦變得很低,投資者為求保值而持有貴金屬的機會成本遠低於實際收益率為負時,持有債券及現金等其他金融資產的機會成本。此外,即使實際利率高達2%,黃金和白銀仍呈正增長態勢。

迷思#3:黃金真是對抗通脹的手段?

事實上,黃金對沖通脹的能力尚存疑慮,這主要受金本位體系下黃金相對固定的歷史價格影響,由於過去貨幣盯住金價,人們認為黃金可以保護貨幣免遭通脹威脅,從而維持長時間的購買力穩定。

要論對沖價格通脹能力,黃金其實是所有貴金屬中最弱的。因為黃金不像那些有使用價值的銀,鉑和鈀。黃金與傳統的產品生產和工業應用無關,所以工業貴金屬往往比黃金更具有對抗需求驅動的價格上漲的能力。

對50個常見的通脹套期保值資產進行評估可以發現,當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速0.5%時,商品和基礎設施佔了漲幅榜單前20名中的絕大多數,且黃金不在榜單的第一梯隊。 由於通脹期間,工業需求大於傳統商品需求,銀、鉑和鈀都表現良好。

對50個常見的通脹套期保值資產進行評估可以發現,當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速0.5%時,商品和基礎設施佔了漲幅榜單前20名中的絕大多數,且黃金不在榜單的第一梯隊。由於通脹期間,工業需求大於傳統商品需求,銀、鉑和鈀都表現良好。

迷思#4:美元越強勢對黃金越不利?

自1976年以來,黃金和美元(USD)一直呈負相關關係(-0.37),但是這種關係是不穩定的,短期來看,存在黃金和美元同時走高的可能性。(見圖表4)

這種情況在時局劇烈動蕩的時期(如2008年)尤為明顯,人們紛紛通過包括黃金和美元在內的防禦性資產來進行資產轉移。此外,在美國處於上升經濟周期時,如20世紀90年代,美元和黃金呈正相關性。而在2004-2006年美國財政緊縮時期,美元和黃金又呈負相關性。

一文讀懂五大未解“黃金謎題”

迷思#5:貴金屬只適合激進的投資者?

貴金屬是非凡且有效的多元化資源,當投資者將貴金屬添加到多元化投資組合中以後,它的真正收益就會顯現。與常規的投資組合相比,加入貴金屬可以使投資組合的效率提升,風險降低。

由於貴金屬和股票的相關度較低,將貴金屬加入股票投資組合可以增加多樣化收益。然而,效率的提高發生在風險狀況和資金方情況下,因為貴金屬與債券的關聯度也很低。雖然適當的權重視投資者的風險狀況和投資對象各有不同,但是貴金屬零配置的投資組合併不是最佳的投資組合。

從貴金屬零配置的60/40投資組合例子中可以看出,自1993年以來,總投資組合的回報率為6.5%,波動率為9.0%。 用投資回報除以3個月美國國庫券收益率再除以波動率,可以得出60/40投資組合的風險調整收益率(夏普比率)為0.43。

從貴金屬零配置的60/40投資組合例子中可以看出,自1993年以來,總投資組合的回報率為6.5%,波動率為9.0%。用投資回報除以3個月美國國庫券收益率再除以波動率,可以得出60/40投資組合的風險調整收益率(夏普比率)為0.43。

由於投資組合中的股票配置被貴金屬所沖淡,從長遠來看投資組合的效率更高。這條結論適用於所有風險狀況,在過去的二十年裡,平衡和保守的分配最為明顯。(見表5)

此外,隨著越來越多的資產分配和資本類別應用於該理論,我們可以通過波動性來求得投資組合的效率,因為股市的波動性反映了股票和許多風險資產的高敏感性。債券方面,由於利率上升會對債券估值產生下行的壓力,貴金屬給了投資者額外的選擇,人們可以將其納入其他資產類別,以便更有效地管理資產配置和降低投資組合風險。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本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