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一月 2011 黃金和白銀會在什麼時候下跌?

黃金白銀正處於泡沫中,如果大量的經濟學家和金融專家這樣認為的話。字典裡並沒有金融泡沫的明確定義,我們只能根據我們自己的經驗來釋義這一辭藻。

泡沫通常是在某些商品 – 比如住房、咖啡、銅、紅寶石、鬱金香 – 的價格由於突然或者非理性投資者需求推動,而導致比一般歷史概念中通常的市場價格上漲更加迅速,隨後價格馬上下跌至比泡沫發生前更加低。

與那些過去200年中泡沫階段一致的是在泡沫形成初期,那些有問題的商品使用價值使得有些人認為需求會上漲,從而投機行為上升。

在泡沫階段的價格曲線中,當預計有用需求實物化的上漲時,增長階段的不穩定就會加劇,這反過來會助燃商品及其衍生品的投機性需求(ETFs、期貨、期權等等)。

無一例外的是,當投機與上升的需求組合在一起,把商品價格帶至高點的時候,它們開始對需求產生了負面影響(人們紛紛尋求替代品,來利用價格上漲時帶來的優勢),並且需求曲線減弱。這通常會引起人們大量的退出投機倉位,這樣反過來會造成連鎖反應,更遠的投機者會從負面的數據中產生恐慌,並且隨著價格下跌的加劇,紛紛選擇拋售,引發所謂的泡沫。

總的來說,就商品而言,這是泡沫的循環周期。

泡沫或多或少是自然市場力量、由供求驅動的市場周期導致的結果。在大量資本匯集(MCCs)(幾十億美元投資資金、相互基金、對沖基金、主權基金、個人財產信托等等)開始時,這些投機性倉位對商品價格產生的影響在很多情況中都遠遠超越了需求波動的潛在影響。

現在銀行以及它們非常近的“親戚”對沖基金對華爾街上的普通人來說通常有兩大優勢。1)它們有能力獲得大量的資金,2)它們有進入數據的權利。在投機當中,信息就是所有。

一直到計算機和互聯網時代(改變了數據、信息的交換方式,同時分別對長期和短期進行信息分析以及戰略提取,MCCs使用了它們大的資本倉位,通過選擇性地分配數據并且操控市場成交量以及價格的行為,來影響大小不一的泡沫。

現在在即時的數據傳輸及算術進程的時代中,MCC不但能鼓勵泡沫,而且還能敏捷地管理與泡沫進程有關的曲線。當你從低點買入你整個倉位,隨後在高點拋售全部,或者盡可能多的拋售時,那麼利潤就實現了最大化。隨後,如果你處於控制市場的角色時,你可以在高點做空,直到你的影響力以及你的資本資源將把泡沫階段拉入低谷,但是你可以一直吸入你的股份或者至少在一半時,吸入你的股份。

地球上兩種免受這一規則性限制的是黃金白銀。那是因為它們擁有其他商品所缺乏的內在貨幣價值。

黃金白銀的價格已經由於很多理由被進行了價格操控。

最近,白銀一直是動蕩泡沫操控方案的目標,而這些方案或多或少被那些嚴肅的市場分析師認為“正在進行罪惡活動”,所以他們正從其最高指揮中心(黃金反壟斷行動委員會,Gold Anti-trust Action Committee,以下簡稱“Gata”)發出尖叫和吶喊。Gata一直在向任何愿意傾聽的人(詮釋:在過去十年中多半沒有人愿意傾聽)發出刺耳的尖叫聲說,自2000年開始,黃金的價格被地球上最大的犯罪機構——美聯儲和美國財政部——有系統地壓制了,目的是為了向市場灌輸這樣一種觀念,即美元得到了很好的管理,并且是一種健康的貨幣。

但正如我們幾乎都普遍知道的那樣,事實並非如此。

我們必須堅持不懈地不去相信從頂級學府到《華爾街日報》就美聯儲是一家獨立的私人機構所做的純粹宣傳。美聯儲只在以下方面是私人和獨立的:它確實不受監管並且不受制於管轄聯邦金融機構的法律。在使用美國百姓的公帑的同時,它的影響、陋習以及對市場和全球經濟公眾認知的不正當操控都讓它和美國財政部一起成為一個明顯的犯罪機構,即便其被當作公眾機構進行運作。

在80年代為“壟斷市場”而對銀價進行“著名”操控的Hunt Brothers,以及作為白銀市場最近不正當操控的元兇而變得愈發聲名狼藉的摩根大通,都是將利潤作為他們唯一的動機。

另一方面,就黃金市場來說,那些以前參與美聯儲、美國財政部、中央銀行以及可能某個大型黃金生產商犯罪方案的人的最初動機是為了獲得利益,並且我懷疑,在過去十年中,大肆鼓吹對美元有信心的企業價值最初只是一個偶然的發現,之後卻被迅速利用為一種武器。

無論如何,CFTC逐漸從此類方案的傀儡推手演變成一個嚴肅的監管者,這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摩根大通退出該方案,原因是被騙投資者的集體訴訟因為CFTC自身的聲明和調查發現而成為一種可能。造成的結果是這些市場中的(周同比)宏觀與微觀波動性下降,並且價格逐漸穩步上升——特別是以宏觀的角度來觀察過去十年。由於採購和獲取新供應的過程中存在著不可避免的困難,所以(這種變化)影響供應的能力每年仍然固定遠遠低於5%。

因此,潛在的市場泡沫不能在數量上達到足夠的規模,以適應MCCs的要求。他們需要大量實物商品,並且更重要的是,(需要)一個自己能夠控制和影響的較大衍生工具市場,原因是他們擁有結算所,並且直到最近,那些幫助這些市場發展的監管者仍然“沉默不言”。

就MCCs而言,一個消極面就是這也伴隨著透明度的增加,無論他們想要與否。一家機構的規模越大,它就必須對人員做出更好的安排來持續有效發展。人們被解雇、取代、得不到提拔、不受聚會的邀請——所有這一切都有引發新的競爭性MCCs的效果,因為不滿導致MCCs的前成員帶著其有用的社會關系去組成新的MCCs。MCCs毀滅的種子因此以自我的形式被固定在其體內。當某人的自我受到打擊時,MCCs內部的無情效率就會被打敗。

讓我們回到黃金白銀的話題上,黃金白銀的相關商品市場是有限的,而現在,鑒於衍生物市場頭寸限制、透明度以及報告的一整套計劃,任何特定衍生物市場的規模必須和相關商品市場的潛在規模成正比。

黃金白銀因為其貨幣屬性而令自己免於被操縱。它們因為雙重身份而變得復雜。它們既是貨幣,也是一種被消耗的工業原料。它們作為一種價值貯藏手段的需求正不斷增長,並且這也是人們對全球貿易中5種主要貨幣的信心不斷下降所造成的直接結果,這些貨幣包括美元、英鎊、歐元、人民幣以及日元,因此它們正愈發得到那些主要任務是為了(主權財富、私人財富)保值的MCCs的青睞,這和更具投機性(私人股權收購基金、對沖基金、投資基金)的MCCs的選擇形成了對照,因為這類MCCs的繼續存在取決于它們在某些風險/回報比率配置方面生成能吸引投資者的利潤的能力。

那麼正在發生的事情就是,黃金白銀已經甩開了一個能夠被輕易操縱的人類進化點,並且它們目前正在不斷重拾其主要的身份,即作為全球貿易的主要交換媒介。MCCs正在持有黃金白銀及其衍生物,這些東西的買入僅僅是作為現金等價物,因為它們現在是全球所有貨幣中持有風險最低的貨幣。ETFs從本質上講就是一種銀行原始形式的回歸:一張憑證被發給持有人,銀行代表該持有人存儲和憑證上規定數量一樣的黃金

黃金白銀事實上正在重新證明自己是唯一真正的貨幣,其供應不能被任何單一的政府、MCC或者特殊利益集團隨意影響。這種意識滲透到全球普遍觀念中的程度越深,那這就更能推動需求。偏激的專家在預測金銀價呈指數(向上)爆發時是絕對正確的。不要在乎金價是2,000美元/盎司,還是5,000美元/盎司。我現在愈發地相信,30,000到50,000美元/盎司的金價在畢生是可見的,特別是因為沒有任何基礎支撐的紙幣正因為更能直接代表一種真正貨幣資產的媒介(例如黃金白銀)而被拋棄。

為什麼?因為5種主要貨幣目前卷入了競爭性的貶值策略,而這種策略是全球激烈的經濟市場中唯一可以用來吸引所有重要商品與制造生產基地的唯一武器……當它們不可避免地崩潰時,唯一可行的替代物將會是黃金白銀以及一種和二者高度掛鉤且像核武器計劃那樣被透明監控的貨幣。還有另外一種替代物,那就是戰爭——為目前地球有限和已知資源而進行的戰爭。

因為對人類來說,相互合作以獲得生存的能力可以克制相互(惡性)競爭以維持生存的動力,所以我認為,戰爭將會屈居於這一合作性的全球統一經濟手段之後。

這種演變的反對者,即那些愿意選擇優勝劣汰而不是合作維護並且因此生活方式不那麼豐富的人(讓我們稱這些人為“麥道夫”;注:麥道夫是龐氏騙局的主犯),正是那群控制美聯儲、運營高盛以及摩根大通的“麥道夫”們,那些人在聯邦監管機構內擔任要職。他們的觀點理由是出自一種卑劣的權力感,他們將自己看成高人一等,并且因此值得得到這樣一個世界,並且也因此允許紐約和達爾富爾之間極度不平衡的生活水平存在。

不過,再一次,我偏題了。這一次是從純粹的經濟進入了道德哲學??

現在,我要進行總結,並且對標題問題做出回答:在我看來,黃金白銀不太可能會遭遇任何有重大意義的下跌。至少,在我有生之年不會看到。
==============================================================

以上文章轉載自KITCO,資料僅供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