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二月 2017 買黃金真能PK通脹?這個問題你現在必須搞清
黃金頭條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付鵬( 博客 , 微博 )的財經世界之全球宏觀策略對沖”(GlobalMacroHedge),作者付鵬
去年年初就很認真的總結了最主要的價格的驅動因素,這裡理論的東西就不需要多說了,總結的一句話就是投資者是把作為美國國債和通脹預期的替代資產:
價格= 特殊的投資/投機需求+ 美元現金資產配置需求(美國國債收益率- 通脹預期)
這其中美元現金資產配置需求(核心變量為:美國國債收益率和通脹預期)是主導價格的主要趨勢性邏輯的關鍵;而特殊的投資/投機需求包括:戰爭、避險、套利頭寸、情緒等都是影響的次要價格波動的因素。
2016年初雖然通脹預期仍然是負(通縮預期)但是ECB和BOJ負利率政策使得全球債券收益率曲線結構性下移到了0以下,的零息“債券”價值就凸顯出來,黃金在16年上半年的全球“負利率”實驗中獲取了配置的需求,大量資金湧入相關領域,ETF也獲得了大規模的資金流入,隨著負利率實驗的結束,全球央行的聲明,一切又重新的回到了正常的邏輯體系;
2017年以來現在的邏輯體系很顯然和2016年有著很大的區別,2016年中國的供給側改革的另一個結果可以說是全球的CPI走高的軍功章裡面有很大一塊中國PPI的功勞;
買黃金真能PK通脹? 這個問題你現在必須搞清
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中國PPI以同比6%以上的增速對應的全球平均通脹水平基本上都在3.8%以上,現在看美國,歐洲的CPI都已經出現了很明顯的上行趨勢;
似乎忽然間大家都感覺通脹來了,這還是當下油價處於50上下的情況,這還是各國財政政策尚未真正有效發力的背景下,當然這些因素都是需求端推動通脹的邏輯,而現在供給側改革和產成品的輸出似乎可以做到把全球從通縮的預期裡拖出來了;
並且很快大家開始行動起來了,全球的美林配置一下子開始轉向了通脹預期配置的邏輯上,一些EM的債券明顯成為了香餑餑,超配流入帶動了匯率的走高(例如巴西,南非等)
今年的因素也必然和去年2016年緊盯著貨幣政策和央行的變量上需要上增加一條:那就是這個通脹預期
(美國國債收益率- 通脹預期)
所以邏輯線選項就比較簡單了:
國債收益率>通脹預期
OR
國債收益率<通脹預期
這兩者之間的節奏差就是漲跌的時間節點
買黃金真能PK通脹? 這個問題你現在必須搞清
2017年一季度到目前為止:10年期美債停留在2.4-2.5休整,通脹預期升溫,金價1-2月份的表現為1130-1230;
那麼二季度呢?耶倫的表態是不希望滯後於通脹(無論是內生財政因素,還是外生中國油價因素),聯儲貨幣政策這一個底線抬升的速度應該說FED不希望市場預期過低;然後第二層就是美債了,2.4和3有著很大的差別;
這裡面還有一個判斷到底是貨幣政策因素還是通脹預期因素的方法,可以用日元和黃金來比對,這兩者直接的分化可以隱含著一定的通脹預期的成分。
這裡面還有一個判斷到底是貨幣政策因素還是通脹預期因素的方法,可以用日元和來比對,這兩者直接的分化可以隱含著一定的通脹預期的成分。
這樣組合一下來看,我覺得二季度如果沒有其他特殊的因素加進來,1200以上的是過高的反映了通脹預期過低的反映了貨幣政策收緊的預期,1100以下的又似乎優點過高的反映了貨幣政策的收緊過低的反映了通脹預期;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本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