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一月 2018 新年伊始它就走出了火爆行情市場大佬“別單押黃金”的策略初顯神效
金十數據

  就在昨日,今年最被寄予厚望的一種資產創下史上最長連漲紀錄。高盛稱其年回報有望達到10%,建議別單押黃金的“新債王”岡拉克也早已入場靜待其爆發。前景如此樂觀,交易者們該不該跟著進場?

2018年在交易收益回報上最被寄予厚望的資產—— 大宗商品果然不負眾望。據彭博週四(1月4日)報導,追踪能源、農業、工業金屬及貴金屬中22種原材料收益回報的彭博大宗商品指數昨日創下了史無前例的15日連漲紀錄,而且指數價格亦飆升至2014年12月以來最高。去年12月,高盛就指出今年大宗商品的回報將達到10%;“新債王”岡拉克亦建議別單押黃金,現在正是將部分資金廣泛投入到各種大宗商品的時候。

新年伊始它就走出了火爆行情市場大佬“別單押黃金”的策略初顯神效

  大宗商品的這波漲勢可謂匯聚了“天時、地利、人和”。最近幾日,美國的極寒天氣助推小麥及天然氣價格大漲。中國也在嚴格限制廢鋼進口,令國內買家更加依賴採礦產量,分析師認為未來幾個月供應很快會出現緊縮。

同時,創下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強勁表現的全球製造業活動也在幫助減少大宗商品的供應過剩,週三公佈的美國12月ISM製造業PMI錄得59.7遠超預期,助推銅價上漲,本週稍早歐洲方面創紀錄的製造業數據亦令看漲情緒更加高漲。花旗大宗商品分析師萊頓(Max Layton)稱:

“歐洲和美國的PMI指數非常強勁,當全球兩大經濟體的製造業增長勢頭良好的時候,將拉動中國對這些發達地區的出口。”

大宗商品市場底部已經形成

《巴倫周刊》週四刊文指出,彭博大宗商品指數在2016年觸及底部。當然,觸底不一定意味著牛市已經成型。事實上,自2016年5月以來,該指數或多或少都是在區間內震盪。但對於多頭而言,好消息就是大宗商品價格已經形成了一個底部或整固區,這有可能會成為真正牛市的起點。

下圖顯示了該指數中佔比較重的原材料各自的頂點與底部,其中能源佔比超過30%,對指數的走勢影響較大。圖中最明顯的就是,黃金、原油和銅的價格在兩年前同步觸底。這種一致性可以證明,大宗商品市場真正的底部已經到位,現在投資者需要看到的就是圖表上出現一個“下行風險已全部清除”的信號。

新年伊始它就走出了火爆行情市場大佬“別單押黃金”的策略初顯神效

  機構和大佬們過於樂觀?謹慎看待大宗商品今年“大漲”預測

從更長期來看,也有分析師認為最新的這輪迅猛漲勢難以維持。彭博專欄作家戈德堡(Shelley Goldberg)就認為2018年大宗商品僅為溫和增長。雖然各種大宗商品均有其獨特的性質及市場,但是它們也同時受到了主要的宏觀經濟因素影響。以下是一些料將影響大宗商品指數走勢的因素分析。

1、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費國和生產國,中國將繼續堅持經濟增長和基礎設施建設的道路。下行風險包括非金融領域的槓桿率上升以及房價的不確定性。去年12月,世界銀行將2017年中國經濟增長預估由6.7%上調至6.8%,但是當局對金融行業的管制措施迫使借貸成本上升,令外界擔憂2018年中國GDP增速可能放緩。

花旗集團的萊頓表示,未來數週,中國信貸數據和央行政策將是決定大宗商品收益能否繼續增長的關鍵。萊頓指出,市場還不願意全力押注大宗商品上漲的唯一顧慮是,中國已明確表示將把增長目標從數量轉向質量,而外界還在斟酌這到底意味著什麼。萊頓稱:

“中國的信貸數據對於確定上半年(大宗商品市場)的基調至關重要。”

而上行風險方面,維持較高的大宗商品出口價格符合中國的利益。此外,中國還希望推動大豆、玉米等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當前它們正因全球供應過剩而處於低迷狀態。中國不斷增長的商品期貨交易所交易量也是影響全球大宗商品價格的重要因素。

2、美元。美元通常與大宗商品價格呈負相關關係。當前,市場普遍不大看好美元今年走勢,期權市場顯示歐元/美元看漲期權的需求遠超看跌期權。但是這個市場共識也有再度錯誤的可能。美元其中一個上行風險就是,美國經濟的強勁足以刺激美聯儲加快緊縮步伐。法巴銀行雖然看跌美元全年收益,但是認為未來數月它還有上升空間,預計第一季度將漲至1.15歐元。此外,布朗兄弟哈里曼銀行首席外匯策略師錢德勒(Mar Chandler)指出,利差仍然站在美元的一邊,尤其是相對於歐元來說。

新年伊始它就走出了火爆行情市場大佬“別單押黃金”的策略初顯神效

  3、利率。由於低利率允許企業擴張、更多地消耗原材料,同時也能鼓勵住房建設和汽車銷售,因此這對大宗商品市場而言是利好。儘管美聯儲去年加息三次,將利率目標提升至1.25-1.50%,但美國利率仍處於歷史低位,扣除1.5%的通脹率更令實際利率變為0。所以,雖然今年美聯儲有望加息至少兩次,但對大宗商品市場的負面影響不會太大。

4、美國政策。特朗普的基建措施或能助推大宗商品價格大漲,但是考慮到稅改入法所需要的時長,基建計劃也不太可能馬上通過。另外,由於海外交易商們預計特朗普將在今年實施關稅,所以此前都已大量向美國運輸原材料。隨著美國倉庫漸滿,貨運速度下降,這有可能在今年初令大宗商品價格承壓。

5、地緣政治風險。當前,還有很多風險事件令關注供應面的投資者緊張:中東及非洲當地的戰局有可能升級、朝鮮的導彈威脅、特朗普的“通俄門”調查等等。

雖然此前“新債王”岡拉克的建議是別單押黃金,而是將10-15%的資金廣泛投入到各種大宗商品之中,彭博戈德堡的觀點卻是,支撐今年大宗商品價格的因素穩定且合理,但同時逆風因素卻更難預測、也更加危險,在資產組合中加入黃金來對沖風險會更好。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本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